《还愿》玩甚幺?游戏中的敍事与讽刺

《还愿》玩甚幺?游戏中的敍事与讽刺
还愿-11.png

2019年初,曾以《返校》一炮而红的赤烛游戏公司又推出了新作品《还愿》,新作不仅在台湾、日本爆红,这次更增加了内地发行、一度引起好评,「新浪新闻」还曾登出文章评论,认为《还愿》佐以台湾腔和闽南风俗,不输于国产的《寂静岭》等国风恐怖游戏。(是的,国产不能赢,充其量只能不输。)

然而风波发生于2月21日。这天,有位玩家发现《还愿》的游戏场景有一张篆刻着「习近平小熊维尼」的符咒,一旁更有「呢嘛叭唭」四字咒语(台语谐音「你妈白癡」),合起来读就是:「习近平小熊维尼你妈白癡」。这一下激怒了几乎是全中国玩家,网军来袭,《还愿》在Steam评价也一下子降级成为「多半差评」;两日后赤烛游戏在官方脸书上发布声明,表示「道歉并已移除相关美术素材」,又引起新一波墻内外大战。


以游戏和av打破网络长城?

其中有一位中国网游的留言非常有趣:「调侃小熊维尼习近平是没啥关係,不过在八十年代的游戏作品里扯它还是有点搞笑(如果是嘲讽当时的领导人还可以说是一个梗)。」

为甚幺《返校》、《还愿》那幺火?关键还在于这类叙事性很强的游戏,故事藏在设计者安排的线索中,而这些线索可有用可无用,玩家在3D地图中任意走动、观察各种不知用意的细节,其实包含着文本阅读的愉悦。而当偶然见到「习近平小熊维尼呢嘛叭唭」这样超级无用的线索,也正是因为其与游戏中的年代格格不入、将玩家拉回现实,无论是感到其中讽刺的快乐、还是为其击伤,玩家们的隐形兴奋点都被刺激到了。

传说有心人士会将「郭文贵爆料」或「共产党十大罪状」之类的内容硬塞在AV影片中间,不知道那些观众本身兴致勃勃、却忽然被这些内容扰乱时,心情是怎样的?想象那些根正苗红的玩家,前一秒还吹捧这游戏多牛、闽南文化多幺博大精深,下一秒就只能……「傻眼」。当然这个比较并不恰当——毕竟在AV中塞「反共三退」是没甚幺美感的,但《还愿》中的「呢嘛叭唭」却经过精心设计,即便要维护祖国,摔mon前都会忍唔住望多几眼。

台湾玩家灯芯在游戏论坛中写评论:「写满故事的物件是笔者认为最耗费心力部分,不去直叙而是旁敲侧击的提示你,让你把故事串连起来以外又多赋予额外意义……让整个故事有了更丰富的层次,而一些惊吓场面其实也像这些道具一样用来补充故事,像是纸扎人除了很吓人还象徵着夫妻两人的生活位置,追逐场景最后妻子恢复原貌代表了是主角将妻子妖魔化,而追逐其实是妻子试图挽回家庭(丈夫),这些用心都不断提升着『还愿』的故事性。」看来与其说《还愿》是游戏,不如说这是一场互动型的阅读,真正的游戏,可能是玩家在脑中勾勒完整故事的文字游戏。


跟车很贴,最正还是细节


小熊维尼事件后,好多玩家都留言称要支持赤烛,买一套收藏一套,更有人开起了打机直播声称要连夜破关,真的是难得见到这波游戏热情。不少香港朋友也已入手《还愿》,评论人李薇婷玩了游戏之后在脸书上写道:「老实说,《还愿》的可玩性不算特别高,可观主要在于场景、故事线和一切文化线索的细緻程度。于是当玩家进行解谜的时候,不旦因为第一身游戏的设计而有深刻的投入感,也令人忍不住不断观察所有小物件、文案等。」

此外,她提出游戏中邪教的名字叫「陆心会」、头头名叫「陆恭铭」,有人认为那是「陆公民」的谐音,这是设计者无意还是玩家有心,我们就无从得知了。但可见比起「吃鸡」(PUBG)这样百人之中争第一的游戏,《还愿》的魅力还是在于悠游虚拟世界中、随手可得的有趣发现(而且都是可以截了图拿上论坛说嘴的喔)。

而也有玩完觉得小失望者,譬如作家梁莉姿:「大概是Slient Hill(某试玩版)制样,换上台湾在地文化的外套,但剧情和惊吓处无法完全扣边,致使很多Jump Scare位都有点牵强……但细节位做得超好,因为迷恋细节,每一张墙上的招纸,桌上的物事,房子的纹路都看了很久。」

只是不知道《还愿》玩家会不会已经有这样的预设?这类叙事性游戏,可玩性并不会太高了,但细节决定一切——用睇小说的方式打机,游戏就变了一回事,加上那些微妙的讽刺与影射,从游戏照见现实,快感加倍。只不过面对周街都是的玻璃心,如今《还愿》无法还原全貌,最有心的美术设计,到最后都是白费苦心。